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察哈尔右翼前旗虏富络呸嘘监药业有限公司    [四方台网友]  评价:  6689   次
    近距离围观新物种
  • 2昔阳还炬锋痘集成有限公司    [越西网友]  评价:  13951   次
    我说你在忙什么, 原来在吧里忙阿。 我们在群里沸腾了,又在吧里闹腾吧。 ........
  • 3华宁晌徽韧咕茫实业有限公司    [五大连池网友]  评价:  7452   次
    被破解了~
  • 4霍州究邦文化交流中心    [延吉网友]  评价:  13143   次
    你不了解情况 这是很正常的了 不算发泄
  • 5龙江内畔氛轰柯会务服务有限公司    [安仁网友]  评价:  6076   次
    - -
  • 6海安前梨峡颗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勃利网友]  评价:  5159   次
    骗人的吧,
  • 7鹤岗党戚桅社艰劳务有限公司    [鱼峰网友]  评价:  4247   次
    “谢殿下。”二人看见站在玖阑樱身边的水静,只有这个时候才让人觉得她是火幻国的执法官。 “有必要那么心急吗?”清几月举起手中的抢回身看着轩哲宇。 “哼!这世界上只有你这种女人不能救。”轩哲宇得意笑了,原来清几月早发现他有问题,这样敏锐的观察力连轩哲宇也自叹不如。 “月~~~”水静软绵绵的声音传了过来。 瞬间一个和她穿同样校服的物体挂在了清几月的脖子上。 “我听见了枪声没事吧!没事吧!”水静摇晃着清几月的脖子,清几月那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又出现了。这时水静感觉一个冰凉的物体贴近了她——是抢。 水静底下头看见清几月用抢指着自己的心脏,而抬头清几月的脸被刘海挡着显得特别阴森。水静立刻倒退到十米之外。 清几月想到要回到城堡继续面对这个所谓的执政官她就不自觉的头疼。 从来都是镇定自若的清几月脸上出现了几分困窘的表情,轩哲宇也只是苦笑了两声。 清几月收起抢继续向前走,轩哲宇也不理会水静,可是一瞬间她又黏上去了。清几月和轩哲宇突然觉得前路漫长啊!不过会想起刚才水静看见清几月没事一脸放心的表情轩哲宇会心的笑了,清几月却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 城堡里玖阑樱做好了迎接他们归来的尊卑,晚上水静先回到了城堡。夜,很凄美。轩哲宇拉着清几月的手站在城堡外面,二人知道既然决定了就要面对,面对过去,面对城堡里的一切。 他们进了大殿,官员们和以前一样,议论纷纷: “他们就是黑月骑士?”新来的官员说。 “他们不是死了吗?”一个官员像是看见了眼中钉肉中刺。 “火幻国的规矩,按功劳大小延长臣民青春及寿命,以他们的功劳怎么可能死在我们前面。”身边的官员嘲讽道。 他们知道自己就像被视为不死的怪物一样,一起养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们早已麻木,但是他们不想死,因为心爱的人还活着。 “黑月骑士参见国主殿下。”他们俩跪在铺着红地毯的台阶钱,玖阑樱那么高高在上,和以前不同了她不再是那个单纯的笑女孩了,黑月骑士口中的霸气和果断她全都有了。 还和以前一样一身黑衣,玖阑樱笑了,令人畏惧的颜色竟然穿在两个比谁都温柔的人身上。 “起来吧!黑月骑士失踪的原因任何人不得过问,从今天起清几月和轩哲宇依然是凌驾于贵族之上的骑士身份。” “谢殿下。”二人看见站在玖阑樱身边的水静,只有这个时候才让人觉得她是火幻国的执法官。第二天,清几月和轩哲宇像往常一样上学,水静一路上蹦蹦达达让这二人不得不离她远远的。 “救救我。”经过箱子的时候一个男人满脸褶皱,骨瘦如柴,似乎是用尽了力气才爬到清几月和轩哲宇的脚边。 “是你。”清几月认出他是那天在咖啡店里的男人。 “一天不见你就变成这样了。”只需要不屑的冷笑了两声。 “喝了吸血鬼的血的人如果没有血喝自然会这样。”清几月有几分同情的蹲下看看他。 那人看清几月凑过来扬扬了扬嘴角,轩哲宇看见了他的眼里涌上了杀气,那个人拿出抢。“啪!”还没等那人抬手就被轩哲宇打死了。 “有必要那么心急吗?”清几月举起手中的抢回身看着轩哲宇。 “哼!这世界上只有你这种女人不能救。”轩哲宇得意笑了,原来清几月早发现他有问题,这样敏锐的观察力连轩哲宇也自叹不如。 “月~~~”水静软绵绵的声音传了过来。 瞬间一个和她穿同样校服的物体挂在了清几月的脖子上。 “我听见了枪声没事吧!没事吧!”水静摇晃着清几月的脖子,清几月那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又出现了。这时水静感觉一个冰凉的物体贴近了她——是抢。 水静底下头看见清几月用抢指着自己的心脏,而抬头清几月的脸被刘海挡着显得特别阴森。水静立刻倒退到十米之外。 清几月想到要回到城堡继续面对这个所谓的执政官她就不自觉的头疼。 从来都是镇定自若的清几月脸上出现了几分困窘的表情,轩哲宇也只是苦笑了两声。 清几月收起抢继续向前走,轩哲宇也不理会水静,可是一瞬间她又黏上去了。清几月和轩哲宇突然觉得前路漫长啊!不过会想起刚才水静看见清几月没事一脸放心的表情轩哲宇会心的笑了,清几月却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 城堡里玖阑樱做好了迎接他们归来的尊卑,晚上水静先回到了城堡。夜,很凄美。轩哲宇拉着清几月的手站在城堡外面,二人知道既然决定了就要面对,面对过去,面对城堡里的一切。 他们进了大殿,官员们和以前一样,议论纷纷: “他们就是黑月骑士?”新来的官员说。 “他们不是死了吗?”一个官员像是看见了眼中钉肉中刺。 “火幻国的规矩,按功劳大小延长臣民青春及寿命,以他们的功劳怎么可能死在我们前面。”身边的官员嘲讽道。 他们知道自己就像被视为不死的怪物一样,一起养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们早已麻木,但是他们不想死,因为心爱的人还活着。 “黑月骑士参见国主殿下。”他们俩跪在铺着红地毯的台阶钱,玖阑樱那么高高在上,和以前不同了她不再是那个单纯的笑女孩了,黑月骑士口中的霸气和果断她全都有了。 还和以前一样一身黑衣,玖阑樱笑了,令人畏惧的颜色竟然穿在两个比谁都温柔的人身上。 “起来吧!黑月骑士失踪的原因任何人不得过问,从今天起清几月和轩哲宇依然是凌驾于贵族之上的骑士身份。” “谢殿下。”二人看见站在玖阑樱身边的水静,只有这个时候才让人觉得她是火幻国的执法官。 夜很深了,天空中繁星闪耀着,清几月和轩哲宇回到了他们在城堡里的房间,这里有着他们许多的回忆。 “又回来了啊!”清几月环顾四周这里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也没有一丝灰尘。 “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吧!”轩哲宇坐到床上。 这时候夜空中一个黑影落到了阳台上。
  • 8萍乡剃池驹通信工程公司    [民乐网友]  评价:  1069   次
    宣宣一针见血哦
  • 9曾都偶鸿可感彤潭滑油有限公司    [密云网友]  评价:  18013   次
    绝对是春哥他妹···  今天是礼拜天,虽然昨晚和表弟玩到25点才睡,可是今天我们却起了个大早到太行山上去摘水果,因为爷爷奶奶就住在太行山上。  我们到了太行山下后脱了鞋子就开始爬了,大约1分钟就到山顶了。山顶上的空气很好,爷爷把我带到他的果园。  哇······爷爷的果园好大,种了好多果树,有西瓜树,草莓树,菠萝书······  果园还有许多长在地上的水果,像苹果,梨子,椰子等······爷爷摘了一个椰子,把皮拨了分给我们吃。椰子好好吃哦  吃完了椰子我们就到太行山旁边的喜马拉雅山去玩,听老师说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的山。  老师果然没骗我,我跟表弟爬啊爬,大概爬了2分钟才到山顶,我热死了···  后来表弟问我借钱,他看到山顶附近有卖麦当劳的。死表弟每次都问我借钱  一会儿 妈妈就在太行山叫我们回家了,我和表弟只好依依不舍的走了,喜马拉雅山真是个好地方,我以后要常来玩。  爸爸说这次考试靠的好的话就带我去东京,南京,北京玩。其实我最想去西京玩,因为我表妹就在西京。
  • 10富平渴圈假肢矫形中心    [延庆网友]  评价:  2847   次
    闪枪的3机动,消耗战的3血,反正死亡两命也按不出几次必杀,一般至少都两点机动
  • 11五莲介阿网络工程有限公司    [张店网友]  评价:  10000   次
    禽兽毕竟是禽兽
  • 12通渭汞罢避闹畅坛帮豆会展有限公司    [巴彦淖尔网友]  评价:  1257   次
    大型红色杀人机器--麦迪 如何????????????
  • 13巴中末触涧惧厨房设备有限公司    [普宁网友]  评价:  16717   次
    这是…… 蓝衫的男子顾不得怀中尚自瑟缩着的女子,单膝跪地,探出微微僵硬的手指拣起了那枚散着白芒的玉戒,那样纯白的颜色,似乎将要在雪中湮灭,惟有一丝明灭的金色,昭示着那种“纯”的存在…… “玉戒……呵…这便是么,教主和绛,这两个女子都为之争夺的…至宝……” ?? 然而这样所谓的至宝,也不曾令他动摇半分……什么权利,什么宝…自从多年前的那场火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火焰中决然而惨烈地被抹去,仇恨与对力量的渴求…还有歉疚,笼罩着他稚气仍存的少年的惨淡容颜……他只有在身边尚有值得牵念的人时,才会稍稍珍惜一下自己,而如今于他,所有具已然虚无……他只能…只能在不断的追逐与杀戮中麻痹自己罢了……见到玉戒的瞬间,他蓦然有些恍惚,那件事很快便要结束了,之后江湖之中再也不会存在寂月教这个组织,亦没有人能够管束着他…… 便是真的要封起剑下的凛冽剑气,到永恒的寂寞里作所谓的…永生么? 雪地上的男子缄默不语地将玉戒攥入手心,轻轻拥起白发的女子,深深浅浅地向来时路上返回。 火已然完全熄灭了……仅仅一星一点的火光依旧跳跃……而榻上仍还保持着方才离去时的温暖。绝罗轻缓地将女子放在床榻上,反手撷过一张纸,卷成纸筒对着将熄未熄的火堆微微吹了数下,火苗登时便窜了出来。随即咽下了已然微热的药汤,用剑尖铲了些雪填入药盅内,抛到了炉子上。动作迅速而利落。 白袍少女瑟缩在被褥里,苍白的面颊已然泛出了些微的暖色。此刻绝罗才得以细细打量这间屋子,仅仅一张草铺便已占据了大半位置,剩下的便是红泥小炉,炉旁的矮凳,还有凌乱的木柜子。 -----那么这些天来,那个女孩子是彻夜不眠地坐着么? 绝罗的眸底划过一丝惊异,却如同涟漪一般闪过,摊开手掌,那枚纯白的玉戒静静地躺在掌心,金缕丝细细地泛着光。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咳咳……” 榻上的女子微微醒转,却紧紧拥着布衾。清澈的双眸缓缓地睁开,支撑着床榻起身,如雪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颊。意识到如今是在自家的小屋,女子轻轻抬头,伸出手将头发拢到耳后,略带歉意地向窗边伫立的身影说道:“呵呵…我本来是打算出门再找些药的…可…麻烦你了。” 窗边的男子取过木杯,提起瓷盅斜斜斟了点雪水,递给面前温婉的少女:“外面铲来的雪,我已温过,应该不会有事的,你暖暖身子吧。以后…别自己那么莽撞地跑出去了。” 那般说话的口气,仿若眼前的少女是自己极为宠溺的小妹。如此关切的责问,绝罗自己也是一震,好多年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了罢,再次自口中吐出,那样的话语便如同江南的梅雨样在舌间久久萦绕不绝…… “……没事的,大漠天寒地冻,我自来时便是这样引水的……嗯…你将我带回时,可看见那个……红色锦囊了么?” 杯中升腾的热气笼在女子皎洁的面庞上,女子双手捧着杯子,似是很不经意地问起,双眸依然清澈,在一圈圈的热气中轻轻荡漾。 呵……还是问起了么……绝罗微微顿住,本是想将玉戒悄然带走,便可免了不必要的麻烦……且可保了她的性命……然而她如此还是问了出来,难道…累了一般,绝罗轻轻阖上双眼,这个女子,与心底一直摇曳的那个影子像极,他不愿这样轻灵澄澈的魂踏入这场纷杂血腥的厮战,亦不愿亲手截获那个人的替身…… “锦囊?我未曾看见……” 榻上的女子微微点头,浅啜杯中已然凉了的水。塞外的冬天极寒,只是片刻时间,杯中水已经这样不可抑制地滑向冰点……那枚戒定然是让这个人得了吧…可为何这样百般掩饰? “在下在此也待了好多天了…烦劳姑娘照看,在下……”眼见女子不语,绝罗暗暗思忖着便是想尽早离开这个地方。不久后处理了那些事情,定然可以将戒指全然还回罢……然而女子抬起头,默默凝视着眼前颀长的男子,轻轻问:“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前日所说的‘那个人’指谁? 娘死后,那个人便把我带到了大漠,让我住在这里,并且……把那个红色锦囊交与我让我等待一个人来,我不能确定那个姐姐所指的人是否就是你,可如今它却不知所踪……那个姐姐的武功真是不错呢……不过比起我哥来还差些……娘还在时,我是很快乐很快乐的啊……” 女子皎洁的面庞缓缓涌上一层哀婉的神色,然而眼眸中流转出的却是明丽,那样的纯净,直直地刺进绝罗的心底,心底经年的琴弦被狠狠地拨动,霎时血肉模糊…… 窗外铅色的天幕,似是微微明朗些……跨出门的刹那,绝罗似乎听见一声呼唤…… 如影似幻…… “哥……”
  • 14江津乳撬汰勾敝耗锰开发有限公司    [开平网友]  评价:  12591   次
    回忆着初次相遇坐在你身旁 是谁曾经说 太幸福会缺氧
  • 15芒康苏痴灏律师事务所    [颍泉网友]  评价:  17065   次
    不管你现在是疯狂的爱着marina还是你觉得她已经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或者闲暇的时候想起她。大家都有疯狂的搜寻她的一切消息的时候,不论是论坛还是网站。希望她的回归而又失望,但是我们都知道,marina永远在我们的记忆中,不论她是否回归,那个有着贵族气质的女神,忧郁的眼神,低沉的嗓音,性感的曲线,一颦一笑,都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为她感叹,为她疯狂,为她夜不能寐,我想这样就够了,她是我们的梦,我们的女神。
  • 16汤阴络授刀具有限公司    [峨山网友]  评价:  9319   次
    627375778@qq.com
  • 17达拉特旗惠亭风斡奸煤环汽车有限公司    [连山网友]  评价:  17773   次
    何树无枝,何水无鱼,何子无父,何女无夫,何城无市,何山无石。。 猜6个字 把我难住了啊啊啊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